CFO,你好!欢迎访问中国财务总监网!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logo

主页 > 金融与资本 > 破产 >

底特律破产的真正原因是汽车的高质量?

2013-08-02 08:47:29 福布斯中文网
分享到:
 

  编者按:疲软的美元,加上随之而来让企业一蹶不振的救助计划,很大程度上为三大汽车公司以及底特律的没落奠定了基础,但可以说,最大的因素还是与美国产汽车的质量有关。任何最近购买或者租用美国汽车的人都可以作证:质量没话说。而问题就出在这里。美国汽车质量的臻于完善意味着,纵观大局,汽车制造已经变成易事一桩了。

  那些本不该救助的美国汽车厂商所生产的汽车质量已经很好了,最近租车的人正越来越体会到这一点。关于救助,后文还会涉及,先来说说质量。听起来也许矛盾,但现今美国汽车质量的臻于完善也许可以用来解释底特律申请破产的原因。

  本专栏的忠实读者也许已经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了。我在专栏中曾多次涉及底特律没落的原因,而说得最多的就属美元了,至今仍然不可否认。你想想,美国最擅长生产的是高噪声、高油耗的肌肉车(就比如通用的Suburban、凯迪拉克和Corvette,福特的野马和林肯系列),但自从尼克松总统在 1971年做出美元与黄金脱钩的错误决定(竟莫名其妙地得到了美国汽车厂商的支持)之后,三大汽车公司(The Big Three)就开始了快速下坠之路。

  之所以会如此,就因为70年代正好撞上美元疲软,因油价以美元定价,随着美元的自由落体,汽油价格随之飙升。错误的美国货币政策夺走了三大汽车公司的市场优势。名义价格昂贵的汽油,让美国汽车在现金意识强烈的消费者中失去了吸引力,这个时候,那些外观和驾驶性能往往都要更好的外国省油汽车开始纷纷抢占市场份额。

  在里根的80年代和克林顿的90年代,基本稳健的货币政策给了三大汽车公司带来新的希望(奇怪的是,通用汽车前任CEO里克·瓦格纳却为保持美元疲软而四处游说),但这次复兴最后证明是短暂的。保罗·奥尼尔(Paul O’Neill)等形形色色重商主义者当道的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质疑稳健货币的重要性,在美元贬值、汽油价格高企以及三大汽车公司的没落道路上越走越远。克莱斯勒与通用的处境格外艰难,近五年前就需要救助了。

  美元疲软让三大汽车公司失去竞争力,而救助计划只不过是火上浇油。假如通用和克莱斯勒至少被允许选择破产,它们现在肯定还是在生产汽车;只不过是作为丰田、日产、大众或其他一些思路明确的汽车公司的一部分。如果是这样,它们将能够吸引多多少少更加优质的人才。但自从接受了从不白白给你几十亿美元的联邦政府的救助后,它们就变成了指手划脚的华盛顿和垂死的工会运动的傀儡(一个不欠政客人情的营利性企业是绝不会生产雪佛兰Volt的)。鉴于这样一个光景,那些顶尖人才在就业时避开三大汽车公司以及底特律,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就这样,疲软的美元,加上随之而来让企业一蹶不振的救助计划,很大程度上为三大汽车公司以及底特律的没落奠定了基础,但可以说,最大的因素还是与美国产汽车的质量有关。任何最近购买或者租用美国汽车的人都可以作证:质量没话说。而问题就出在这里。美国汽车质量的臻于完善意味着,纵观大局,汽车制造已经变成易事一桩了。

  应该还有读者记得,在70年代,福特(Ford)的昵称是“Fix or Repair Daily”(每日修修补补),同样的,通用和克莱斯勒也因为各自低质量的产品而有着类似的名声(后者在70年代后期被救助)。70年代,捷豹归英国政府所有,但它的质量低到什么程度呢,一些租车公司甚至不愿意在美国提供该品牌。

  当然以上此种情况意味着汽车产业仍然存在盈利空间。如果有那么多大型企业尚且没有足够能力生产每天都能发动的汽车,那么很明显,对有能力生产美观时尚且可以发动的汽车的企业来说,存在着市场。事实证明,日本人尤其善于后者,他们可以生产可靠、低油耗的汽车,而欧洲人则善于前者,同时还能生产针对高端市场的高度可靠的汽车。

  快进到眼下,似乎所有汽车都已经很完善了。当然有人会找到一些异类,但基本而言,如今你买一辆车,你就可以高枕无忧地相信,不管是明天还是一年或五年后的今天,它都是可以启动的。那些在过去五年中购买新车的车主对此都有切身的体会,他们知道当代的汽车基本不会常常抛锚。简言之,汽车这东西已经变得简单无奇,而且从当代角度看,要造好是轻而易举之事。

  但正因为汽车的易于生产,为中级市场生产汽车就少有优势可言了。你可以怪罪工会,而且每辆汽车1,500美元的工会劳动力成本无疑会在未来几周激发讨论,但事实上,不管有没有工会,中档轿车已然是“昨日的创新”。

  就因为它们已经算不上创新,这个领域的利润已然不足以吸引人才或投资。如果谁都可以生产可靠的汽车了,那还做什么生意呢?毫无疑问,只要美国人愿意,品质上乘的长筒袜、牙签和回形针,什么东西做不出来呢?但何必去生产谁都能做的东西呢?如果谁都可以做了,那么利润空间自然就变小了。如今的汽车落入了“谁都能造”的类别,而这的确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能解释底特律破产的原因。

  一些读者可能会援引计算机产业作类比,但与三大汽车企业不同的是,硅谷的科技公司一直以来都将科技产品制造流程外包给了海外企业。当苹果打广告宣传其产品是“加利福尼亚设计”的时候,这家科技巨头无形中揭示了底特律的问题所在。

  简而言之,密歇根州以及因为汽车产业的崛起而繁荣的底特律死守着一个早已成为明日黄花的产业汽车制造业。如果硅谷的企业也是用有限的美国劳动力来生产任何人都可以制造的计算机,那硅谷也是会破产的。底特律之所以破产,就是因为这座城市最大的雇主仍然在生产而不是仅仅设计现在任何人都可以生产的汽车。

  主流专家们将会大谈工会、犯罪率以及高税收,作为底特律破产的原因,但真正的答案植根于远远更为基本的事实之中:汽车制造已然简便易行,而底特律雇佣人数最多的企业却还是些制造汽车的主。只有当底特律最大的雇主迁移到不那么头脑简单的产业时,这座城市才能浴火重生。


相关文章>

阅读排行

学习

文摘

会计 金融 风险 战略 技术

生活


CopyRight © 2004-2019 CFO.CN 中国财务总监网 版权所有 中国·上海